老男人的花心資本和慣性思想
  很多頗不堪的男人,到了一定年歲,就會生出莫名的優越感。是,積累了一些年月,他們不再一無所有,那些身外的東西,金錢、地位、權勢,給了他們信心,他們的自我感覺空前膨脹,似乎「一切盡在掌握中」,從官場、商場到職場,一直到他們想要的性愛,甚至情愛。
  紅樓夢裡的賈赦,就是這樣一個老男人。
  而謀取鴛鴦一節,更是這種典型老男人思維的集中爆發。
  首先,他自我感覺良好,覺得自己看上人家,是賞臉,根本就預想不到會被拒絕。邢夫人的話可以代表他的意思,「誰知竟被老爺看重了你。如今這一來,你可遂了素日誌大心高的願了。」我要你,肯收你,是看得起你,是提拔你,跟了我,精算家系統家具是「又體面,又尊貴」,哪兒有「放著主子奶奶不做,倒願意做丫頭」的?
  這種老男人的自以為是,是在所謂事業版圖有構架有成績的基礎上養出來的。歷練經年,多多少少積累出來的那點地位那點權力,讓他們覺得對位居上層的服從、對所謂成功的仰慕都是天經地義。
  你得承認,現實是,很多時候,這些老男人想要的,的的確確真能到手。為什麼會有慣性思維?也是這種思維方式,確實被經驗檢驗過它的邏輯合理性。
  那種有金錢、權勢等一系列已經夯實的基礎支撐著的生活,確實構成一定的吸引力,那種現成的、唾手可得的「尊貴」和「體面」,確實讓一些女性趨之若鶩。賈赦,不也「左一個右一個」小老婆放在屋裡,安享和他飲宴作樂的生活嗎?
  他相信鴛鴦會願意成為其中的一個。
  偏偏,這次,他遇上的,是一個高標卓立的姑娘。這位姑娘的驕傲,超出所有人的意料,她說:「別說大老爺要我做小老婆,就是太太這會兒死了,他三媒六聘的娶我去做大老婆,我也不能去。」
  他遭遇了義無反顧的、激烈的反抗。「我或是尋死,或是剪了頭髮當尼姑去」,曹雪芹設計鴛鴦的結局,也許會是悲劇,但這樣剛烈決絕的姑娘,賈赦只怕也難真的如願。
  其實,老男人也是有一些資本的綠蒂雅木地板,實木地板。如果他成熟、穩重、包容,他的閱歷、他的經驗、他的寵愛,也包括他的那些現實基礎,可能都構成吸引。但是,如果這個老男人的思維方式和行為習慣是賈赦型的,他擁以自重的資本,無非就是他的金錢、地位和權勢,是他那種你「難出我的手心」的蠻橫和霸氣,那麼,對邢夫人、嫣紅等姬妾,也夠用了,但也就只配和她們這種質地的女人混混而已。千萬不要妄想,可以憑借這些,征服那些內心驕傲、把尊嚴看得比尊貴更重的女性。

菲菲111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